广州巨型食人鱼国语“楼道撤桶”中期观察:垃圾桶是撤下来了,垃圾分类呢?

  • 时间:
  • 浏览:56
  • 来源:佛山网站排名优化-广州SEO网络推广-南海SEO分享

文/图 羊城派记者 梁怿韬 徐振天 李婕舒

2019年9月19日,广州市召开深化全国文明城市创建暨推进生活垃圾分类处理工作大会。

通过本次会议,原本计划在2020年底在广州中心七区社区全面推广的“生活垃圾楼道撤桶定时定点分类投放制度”,被修改为不划定行政区,且“加快楼道撤桶和定时定点投放,力争9月底见成效,今年年底前基本完成”。

如今已是10月底,广州社区“楼道撤桶”工作已持续一个多月。数据显示,“楼道撤桶”工作不再如前些年那样犹豫,广州有的行政区已表示“物管小区100%撤桶”;羊城派的网上调查更显示,超过6成参与调查网友声称自己居住地,具备下楼分类投放垃圾的条件。

有的小区成功撤桶且初尝垃圾分类好成果,但有的社区却仍在探索和观望。通过过去一个多月的走访,记者发现广州有的小区,垃圾桶虽然已撤下,但缺乏监督和引导,垃圾分类效果不佳;叠加小区的管理不善,原本干净整洁的小区环境反而因楼道撤桶变得脏乱。

眼下距离2019年年底越来越近,参与楼道撤桶工作的各位广州街坊,希望通过羊城派建言献策,让广州能够达到楼道撤桶“年底前基本完成”之目标。

过去一个多月,广州因楼道撤桶发生了哪些故事?且看羊城派记者的走访记录。

数据显示:

相当一部分广州小区,已实现“楼道撤桶”

广州市城市管理和综合执法局的官网首页上有一个“区局快报”的栏目。不少区级城管局会把日常工作报告以新闻稿形式发出来。这其中,不乏从2019年9月起与“楼道撤桶”相关的工作记录。

根据9月25日番禺区城管局发布的《番禺区召开千人大会打响垃圾分类攻坚战》文章,“全区516个小区已有466个完成了撤桶任务,其中60个样板小区全部完成撤桶”;

根据海珠区城管局10月17日发布的《海珠区全力推进“破袋定投”精准分类分类准确率居全市前列》文章,“全区已有60余个小区推行破袋定投”;根据南沙区城管局10月25日发布的《垃圾分类事关民生不忘初心狠抓落实》文章,“全区100%物管小区完成楼道撤桶”;

除了各区城管主动发到市局官网的新闻稿,个别行政区还会直接向媒体发布新闻稿,如广州市黄埔区曾在9月20日对媒体通报称,“该区已有超过95%小区已执行楼道撤桶”。

官方数据透露出广州个别行政区在“楼道撤桶”工作中的强势执行力。根据羊城派10月29日发起的“@广州街坊,你家小区楼道撤桶了没?”网上调查,截至当天18时30分,537名投票网友中有338人投票称自家住处的生活垃圾投放模式,为“楼下设分类垃圾桶”。

该组数据同样证明,相当一部分广州市民的住处,具备了楼道撤桶生活垃圾分类投放的条件。

实地走访:

好的监督和管理,令小区成功分出餐厨垃圾

根据广州市城管部门针对广州垃圾填埋区内垃圾成分的调研,广州超过50%的生活垃圾为有机易腐垃圾,这其中相当一部分被认为是熟的餐饮和生的厨余混合组成的餐厨垃圾。

由于餐厨垃圾容易发酵,常常产生臭味;亦由于直接焚烧餐厨垃圾而不经任何尾气处理,极易产生有害气体,如何将餐厨垃圾从其他垃圾中分出来,采用生化处理手段变成沼气、有机肥等产物,是广州历年在垃圾分类处理工作中之奋斗目标。

今年7月份记者赴上海报道当地垃圾分类进程时,曾见证上海小区楼道撤桶后叠加好的管理及监督手段,分出一桶桶纯净湿垃圾的一幕。自9月19日广州宣布加快“楼道撤桶”进程后,记者在广州同样看到了不少小区餐厨垃圾的“从零开始”。

“你拿的是什么垃圾?”这是番禺区祈福新村居民老邱,从今年国庆假期后,每天19时过后最常说的一句话。

今年61岁、过去住在上海的他,今年跟随儿子到广州生活并住在祈福新村。听说社区要实施楼道撤桶,并招募居民担任督导志愿者,老邱觉得自己来自上海懂得如何垃圾分类,报名参与志愿督导工作。

10月9日晚,记者在祈福新村“青怡居”片区,看到老邱佩戴“垃圾分类督导员”肩章,手拿电筒守在垃圾桶点前志愿服务的身影。

每位投放垃圾的居民,老邱都要对他们手提的垃圾过目,看到居民提下楼的确实是纯净的餐厨垃圾,老邱会给予放行并协助居民破袋投放到绿色餐厨垃圾桶中;并对居民说一句“明天继续这样扔垃圾”;

看到居民拿下楼的餐厨垃圾混了其他垃圾,老邱会拿火钳把其他垃圾挑出来,杂质太多的餐厨垃圾,老邱甚至会让居民“拿回家分好了再下来”。在老邱的督导下,原本空空的餐厨垃圾桶,到了21时投放结束时已接近全满状态。不少居民投放垃圾后,会站在原地“围观”老邱指挥居民投放垃圾。

“你好!”,这是海珠区中海橡园小区物管清洁工汤阿姨,9月起一到晚上最常说的话。这句“你好”,说给一位位下楼分类投放垃圾的居民。自从中海橡园小区今年9月20日起实施“楼道撤桶”后,汤阿姨多了一份“垃圾分类督导员”的工作。

接受过培训的她,在“你好”的问候声后总会再询问居民提下楼的垃圾到底是什么垃圾,并指引居民准确把垃圾投放到分类桶点。由于居民众多,记者到访小区时会看到汤阿姨所守的桶点,20时许多个垃圾桶已装满的现象。

除了督导居民分类投放,汤阿姨的另外一个工作是“管理桶点”,一旦垃圾桶满了她会赶紧把已满的垃圾桶收走,换上空的垃圾桶继续让居民下楼倒垃圾,避免了投放点因垃圾过多出现的“爆仓”现象。

10月6日晚,记者在白云区百顺台花园小区看到,夜间垃圾投放时段居民纷纷下楼扔垃圾,大部分居民会将垃圾干湿两袋分类投放。

一名督导员和一名党员志愿者,帮居民检查垃圾并对餐厨垃圾实施破袋投放。通过一整晚努力,一桶没有杂质的餐厨垃圾,成功被居民、督导员、党员志愿者三方合力分出。

通过走访,记者发现但凡搭配完善的督导手段及合格的物业管理手段,已实施楼道撤桶的小区,确实能成功分出餐厨垃圾---老邱所在的祈福新村青怡居片区,以前一桶餐厨垃圾都分不出,如今楼道撤桶定时定点时段,可以分出16桶餐厨垃圾;

中海橡园小区,在有督导的前提下,每晚至少分出两桶餐厨垃圾;百顺台花园小区,也在有督导的情况下每晚至少分出一桶餐厨垃圾。

遗憾:

缺监督管理不善,小区撤桶后垃圾分类效果不佳

从数据上看,广州不少小区已经成功实现楼道撤桶。然而并不是每个小区,都能象前文所述的小区,至少能在分类投放时段切实做好垃圾分类。

由于开发初期居民主要是政府工作人员,位于荔湾区的芳村花园小区,一直以来都被要求要主动参与垃圾分类。但在10月5日晚记者在投放时间到访时所见,部分1楼桶点因垃圾投放过多出现“爆仓”现象,有的居民看到“爆仓”直接把垃圾扔到桶边。

当天21时许清洁工陆续把垃圾从桶点移出时,记者看到桶点内的餐厨垃圾桶,里面的垃圾基本都被塑料袋套着,没有做到垃圾分类管理严格小区的破袋投放,清洁工无法分辨所投的垃圾是否真的是餐厨垃圾,只好当成其他垃圾处理。

10月29日日间,记者再度回访芳村花园小区,发现垃圾分类效果不佳情况持续。打开1楼分类桶点的餐厨垃圾桶,记者看到几乎所有垃圾均用塑料袋包裹。几乎所有居民朝餐厨垃圾桶投放垃圾,均没有做到破袋投放。相比此前记者到访垃圾分类效果较好的小区,记者在芳村花园没有看到有督导员或志愿者引导居民分类投放垃圾。

为减轻楼道撤桶小区居民下楼分类扔垃圾的不便,广州曾在10月19日,在黄埔花园小区试点有偿代扔垃圾微信小程序“滴垃”。只要家中将垃圾分好类并“滴”小哥上门,居民便可以3元一袋的价格享受有偿分类代扔垃圾业务。

虽然该小程序在设计上可减轻居民负担,虽然试点的黄埔花园小区已实施“楼道撤桶”多年,但记者10月19日时,已发现黄埔花园小区设于1楼的分类投放桶点,居民大多没有分类投放的习惯,个别桶点还有垃圾过多“爆仓”场景。

10月28日,记者发现此前在黄埔花园小区试点的“滴垃”,代扔餐厨和其他垃圾功能已关闭,只保留代扔大件垃圾和变卖可回收物功能。记者向运营方获悉,代扔餐厨和其他垃圾功能为“暂时暂停”,但运营方没有明确透露暂停的原因。

记者夜间走访小区发现,小区垃圾照样混投严重,没有督导员和志愿者指引居民该如何分类投放垃圾。

拒绝“闪电战”

有的小区楼道撤桶进展缓慢

由于并不是每个小区都能在楼道撤桶后达到良好的分类效果,有的还因楼道撤桶导致小区环境变差,原本“闪电战”的楼道撤桶工作,在广州部分地区一度按下“缓进键”,同为天河区棠下街道管辖的加拿大花园、珠江俊园、信华花园小区,均将原本国庆前就实施的楼道撤桶工作推迟。

让居民学习垃圾分类,组建督导队伍,落实物管责任,优化选点,均是这几个小区在暂缓撤桶时所做的事。10月27日,暂缓撤桶的信华花园小区,物管和属地居委会举办了垃圾分类宣传活动,物管和居委方,宣布了11月8日前小区全面撤桶的安排。

“其他小区撤桶后效果不好,是我们将撤桶日期一再推迟的原因。”信华花园所属的物管公司负责人告诉记者,由于不少居民对一楼摆放垃圾桶有意见,楼道撤桶后如何选点需要物管、业委会及居民相互协商;

由于不少撤桶小区有垃圾过量堆积一楼的现象,物管需要协调街道环卫站“一旦一楼垃圾多了就要过来收运”;为确保撤桶后的分类效果,物管还要培训小区清洁工人担任督导员,引导居民分类投放垃圾;在做好了各项前期工作后,物管才决定实施“楼道撤桶”。

“最开始的第一个月会很关键。”该物管负责人表示,她观察不少小区的楼道撤桶工作,矛盾主要集中在头一个月,如果能熬过去,相信“楼道撤桶”还是行得通的。

如何能让“楼道撤桶”执行得更好?

听听参与者的“酸甜苦辣”

因为楼道撤桶,广州部分小区尝到了强势监督和良好管理下成功分类的果实,也有部分小区“仅仅只是把桶撤下来”但分类效果不佳。参与者的各种“酸甜苦辣”,汇聚成意见,让广州相关部门,为年底“楼道撤桶”冲刺期如何顺利完成而建言献策。

“垃圾分类,太‘反人类’了。”10月9日晚,一名被老邱指出垃圾分类错误的居民,扔完垃圾后吐槽。他认为分类和破袋投放,让剩饭剩菜弄脏自己的手。

“还是应该加强一下便民性。”看到居民抱怨,老邱表示一些便民的设施,如照明和洗手池,可以在投放点设置,这样他就不需要拿着电筒督导居民分类投放,居民也不会抱怨分类投放垃圾弄脏手了。

“我们也不知道要持续到什么时候。”在百顺台花园小区,一名督导员看到小区分出餐厨垃圾时,既高兴又担忧。这名督导员介绍,当地街道打算让他们维持督导一个月,一个月后是否还需站桶“到时再说”,这名督导员一方面担忧自己需要长期站在桶边,另一方面又担忧一旦自己离开,如今好不容易培养居民的分类好习惯无法持续。

“居民从楼上搭电梯下来,已经精疲力尽了,大家通常都把垃圾就这么一扔就算。”芳村花园小区居民陈先生表示,小区最高的住宅楼达到32层,晚上下楼等电梯扔垃圾的场景和早高峰赶上班无异,“楼道撤桶”是否适合高楼层小区,他心底没底。

“我没见过有人督导我们扔垃圾。”在记者指出居民没有破袋投放餐厨垃圾后,一名芳村花园小区的居民阿姨告诉记者,如果每次投放垃圾都有人告诉她一声,她也会破袋投放。

“不是说人工智能很好嘛,怎么就不能24小时开呢?”一名金碧世纪花园小区的清洁工,10月29日上午守在小区一台智能垃圾投放机前纳闷。

这名清洁工告诉记者,智能投放机只在早上和晚上两个时段开启给居民使用,中午和下午不开启,这导致中午和下午投放垃圾的居民无处投放垃圾,只好把垃圾扔到桶边。

作为清洁工的他只能守在智能投放机前清扫居民无法投进机器的垃圾。“据说机器能够实名记录投放者信息,还能知道谁错投了垃圾,为什么只在早上和晚上两个时段开呢?”这名清洁工认为,如果人工智能真能帮助人类减轻负担,应该让这些智能投放机长期开启,减轻小区环境负担。

“分不分类,好像都无所谓。”在黄埔花园小区,一名没有破袋分类投放的居民,听说“滴垃”暂停餐厨和其他垃圾投放业务后说。该居民认为,只有小区的分类管理,让居民感觉不分类扔垃圾不行,有偿代扔餐厨和其他垃圾业务才有生意。

根据羊城派调查,在回答“如果楼道撤桶是一个不得不推进的工作,下面哪些做法能提升‘楼道撤桶垃圾分类’水平?”问题时,超过300名接受调查市民希望因配合楼道撤桶和垃圾分类工作获得奖励,而“获得奖励”亦成为该题调查中最多用户选择的选项。

“如果无法处罚,就奖励响应号召参与楼道撤桶的市民吧。”投了“奖励”选项的吴小姐认为,自己交了物管费垃圾费,本来就该享受近距离扔垃圾的便利。如果因“楼道撤桶”导致自己便利度下降,相关部门应该对配合工作的居民给予奖励或者补偿。(更多新闻资讯,请关注羊城派 pai.ycwb.com)

来源 | 羊城派

责编 | 孙磊

实习生 |梁晓静

猜你喜欢

直播一哥李佳琦:餐饮人能转化哪些黄金销售法则?

导读:似乎在一夜间,李佳琦的名字就红遍了全国。大家都在口口相传这个从月入6000的美妆导购变身月入6位数的网红主播,去年的双十一李佳琦一个人卖了3亿人民币的销售额,今年双十一又

2020-03-05

老字号天然台1908起死回生,人均500元依旧吸客不断!

继百年老字号陶陶居凭借着“手工现做”起死回生之后,长沙一个消失了近80年的老字号,如今不仅活了还火了,成了高端湘菜的代表品牌!袁隆平、董克平、“湘菜泰斗”王墨泉和许菊云纷纷为其

2020-03-05

万利记老长沙小吃社的1+N模式,走出了自己的小吃之路!

店面90平左右,月营业额保持在43万左右。最好的一个店,70平店月营业额平均50万。不算什么逆天成绩,在业界名头也并不响亮,却两年时间稳稳开了28家直营店。这家低调的餐饮企业就

2020-03-05

中国餐饮报告:小吃快餐未来聚焦三大方向

导读:在数量规模上,中式快餐以绝对的优势确定了其“王者之位”。然而,在“中国餐饮品牌力百强品牌”榜单中,仅小吃快餐类就占据了23个。为何小吃门店的淘汰周期更短?在《中国餐饮报告

2020-03-05

中美市场发展对比:小吃快餐未来怎么走?

导读:小吃快餐作为餐饮业赛道最大、增长最快的业态,孕育着无数的市场机会与发展潜力,不少特色小吃的价值洼地尚未被发掘。我们有理由相信,小吃快餐品类未来将带来更多的惊喜。不过,在势

2020-03-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