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伍回家,发现弟弟含冤九泉,一歌乐山剿匪记声令下,谷俊山的人脉图十万将士奔来

  • 时间:
  • 浏览:267
  • 来源:佛山网站排名优化-广州SEO网络推广-南海SEO分享

九月初,秋风寒。



枯黄的树叶落在宽厚的肩膀上。



江策矗立在老树下,目光所及之处,是浸梦科技的办公大楼。



“哥,他们联手设计陷害我,我活不下去了。”



两个月前。



浸梦科技资金链断裂,董事长——江陌背负起了十二亿巨额债务,公司被抵押给了天鼎企业何耀龙。



“哥,对不起,弟弟先走一步了。”



深夜十二点,江陌从楼顶一跃而下,当场死亡。



一代商界才俊,就此陨落。



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这里面的问题,商场如战场,江陌就是可怜的牺牲品。



冷风中。



江策深吸一口气,仰头看着天空中闪耀的繁星。



“陌,对不起,哥哥回来晚了。”



“你放心,所有陷害你的人,哥哥都会让他们给你陪葬。”



过去五年,江策去往战乱的西境当兵。



从小士兵做起,奋勇杀敌、屡获战功,终晋升为一方统帅,成为人人敬仰的修罗战神。



如今,他回来了。



夜幕之中,一个萧瑟的身影从黑暗中走了出来,将一个蓝色的小本子递给了江策。



他是沐阳一,跟随江策出生入死、征战沙场的好兄弟。



“老大,区区蝼蚁,何必您亲自动手?”



“只要您下令,我敢保证,三天之内天鼎企业、何耀龙等人,全都会从人间消失。”



江策微微摇头。



“有些事,必须由我亲手了结。”



“属下明白了。”



沐阳一略微低头,如一阵风般快速消失,不留丝毫的痕迹。



江策整了整衣衫,朝着不远处浸梦科技大厦走了过去。



在快要进门的时候,一个形容枯槁的老人拎着挎包,佝偻着背缓缓走了出来,迎面撞上了走过来的江策。



“对不起......”老人抬头准备道歉,在看到江策那坚毅的面庞时,眼眶瞬间湿了,“大少爷,你回来了?”



“是的,程叔,我回来了。”



程海是浸梦科技的老员工,从小看着江氏兄弟长大,对于江策来说,他不仅仅是公司的一员,更是如同爷爷一般亲切的长辈。



程海看了看江策,又回头看了眼公司大楼,失望之情溢于言表。



“你,回来晚了。”



这时,一个染着一头红发的青年男子嘴里叼着烟走了过来。



“老东西,在那磨蹭什么了?”



“让你收拾东西滚蛋没听见吗?”



“再不滚,信不信你爹我给你一拳?”



程海连连点头,“是是是,这就走,这就走。”



由于害怕跟心急,程海手里一哆嗦,挎包掉在了地上,里面的东西滚的到处都是。



“嘿,老不死的,你敢弄脏我的地盘?”



红发青年快步走上来,抬脚就朝着程海的肚子上踹了过去。



嘭的一声巨响。



程海完好无损的站在原地,而红发青年却躺在了大门后面五米的地方。



江策伟岸的身影已然挡在了程海的跟前。



“你、你敢打我?”



“你知道我是谁吗?”



江策冷眼看着红发青年,上去一脚踩在看何家明脸上。



“你是谁啊?”



程海吓了一跳,赶紧上前拉开江策,惊恐的说道:“大少爷,别冲动。他是公司董事长何耀龙的侄子何家明,我们惹不起,快走吧。”



“走?”



何家明站起身来掸了掸衣袖,一挥手,七八个保安冲了出来,将二人团团围住。



“你们以为走得了吗?”



程海吓得手脚哆嗦,赶忙说道:“何经理,真是对不住啊,大少爷他刚回来不懂事,不识您庐山真面目,我在这替他对您说声对不起。”



“对不起?”何家明上前轻轻拍了拍程海的脸,“如果说对不起有用的话,还用警察干什么?”



“把这个小杂毛,还有那个老东西,都给我弄死。”



“不用留手,我给你们担着。”



“上!”



几名保安拿着电棍围了上来。



程海急得眼泪都要掉下来了,“大少爷啊,你可算是闯祸了,这可咋办啊?”



江策微微摇头,往前跨了一步,将程海挡在了自己身后。



对于征战沙场的修罗战神来说,区区几个保安,他还没放在眼里。



就在保安们准备一拥而上的时候,忽然,一辆银色的宝马停在了公司大楼外。



车门打开,一名西装革履的男子从车上走了出来。



此人,正是浸梦科技的现任董事长——何耀龙。



“怎么回事?”



保安们一看到何耀龙,全都吓得赶紧立正。



何家明凑过来说道:“二叔,有人闹事儿,我们正打算给他们一点颜色看看。”



“哦?谁这么大胆子?”



何耀龙走过来瞅了一眼,乐了。



“哟,这不是江策吗?”



“听说你五年前出去当兵,音信全无,怎么突然回来了?”



何耀龙对何家明说道,“这位,就是前任董事长的亲哥哥。”



何家明心中冷笑,



前任董事长,不就是江陌?那个背负十二亿债务,被逼跳楼自杀的废物。



弟弟是废物,哥哥又能好到哪里去?



何耀龙笑呵呵的说道:“大家都不是外人,一场误会罢了,走,一起进去喝两杯。”



他拉着江策就往大厅走。



何家明阴冷的笑着,紧跟其后。



程海担忧的看着江策进去的背影,焦急而又无可奈何,他了解何耀龙这只笑面虎,把江策‘请进去’肯定不会有好事。



“大少爷,你可千万别出事啊。”



公司内,江策跟着何耀龙来到了大厅。



今天是公司年会,所有的员工都盛装出席,人人都珠光宝气、穿金戴银,一股上流人士的模样。



江陌离开人世还不到一个月,他们却早就将其遗忘,甚至还活的有滋有味,无比开心。



何耀龙将江策领上舞台,拍了拍手,示意众人安静。



然后,他对着话筒笑呵呵的说道:“各位同事,请容许我耽误你们一分钟的时间,向你们浓重介绍一下我身边的这位。”



“他,就是贪生怕死、窝囊跳楼的前任董事长江陌的哥哥——江策。”



台下众人用一种戏谑的目光看着江策。



何家明乐更是的合不拢嘴,带头叫好。



第2章



舞台上,何耀龙仰着头,用蔑视的目光瞅着江策,他非常喜欢这种将人踩在脚底下的感觉。



然而,江策的脸色却没有丝毫的变化。



何耀龙误以为江策是被吓得不敢说话,挑衅道:“对不起,我这个人就是这么直接,如果有伤害到你脆弱的自尊心,那真是不好意思。”



“其实了,你今天干嘛来的,我心里清楚。你不就是想要用弟弟的死来敲诈我一笔钱嘛?”



“像你这样的货色,我见的多了。”



何耀龙耸了耸肩,说道:“不过,也不是不可以给你钱。只要你肯当着众人的面,说三声‘苏陌死有余辜’,我就答应给你......嗯......五千块钱,成不?”



羞辱。



赤果果的羞辱!



台下爆发出哄堂大笑,每个人都笑的前俯后仰,有的连嘴里的酒水都笑的喷了出来。



但是,面对如此直面的羞辱,却见不到江策有任何愤怒的表情。



如此喜怒不形于色。



要么说明他是个彻头彻尾的废物,唯唯诺诺,不敢说话。



要么,他就是人中龙凤,有着蔑视天下、不动如山的气质。



何耀龙心里有一丝不爽,因为他觉得自己看不透江策。



在众人笑过之后,江策凑到了话筒前。



“现在,轮到我说了。”



他的语气平静,声音低沉,有一种不怒自威的庄严感,让那些笑着的人瞬间闭上了嘴巴,不由自主的看向他。



江策说道:“今天我来这里,是向你们传达一件事。七天内,你们每个人每天去我弟弟的坟前跪上五个小时,赎罪。”



啊?



台下众人面面相觑,都不明白江策什么意思。



“这人疯了吧?说什么蠢话。”



“要我们给那个窝囊废下跪?他也配?”



“不行了,快乐死我了,这从哪儿冒出来的蠢货,有人管没人管啊?”



江策没有理会台下众人的非议,继续说道:“七天后,凡是没有按照我说的去做的人,都将......”



他将一本蓝色的小本本取了出来,“......都将被记在我的黑名单上。”



噗......



顿时,现场爆发出哄堂大笑。



“记黑名单?哎哟喂,人家好怕怕哦。”



“你咋不说把我们的QQ、微信给拉黑了?哈哈哈哈。”



“这脑残,真是有什么样的弟弟就有什么样的哥哥。”



对于江策的‘恐吓’,没有任何一个人放在心上,都在看江策的笑话。



可如果有人了解江策的过去,了解江策修罗战神的意义,就不会这么看了;当你的名字被记在江策的黑名单上,你就可以提前准备棺材了。



江策把蓝色的小本子收了起来。



“记住,你们只有七天的时间。”



说完,他走下舞台,朝着大厅门口的方向走去。



“站住,我允许你走了吗?”



何耀龙淡淡说了一句,立刻,几名保安将门口堵住,不给江策离开的机会。



何耀龙冷冷说道:“你当我这是什么地方,说来就来说走就走?”



“我的地盘,可不是什么人都能来放两个屁就走的。”



“江策,看在你那死鬼老弟用性命帮我上位的份儿上,我给你一次机会。今天,只要你跪下给我磕头认错,我就允许你......嗯......爬出这个大门。”



何家明带着一群保安围了上来,一个个将电棍掏了出来。



刚刚他就看江策不爽,现在终于可以光明正大的整他了。



“跪下。”



“道歉。”



“学狗爬出去!”



浸梦科技的员工纷纷吼叫着,迫不期待希望看到江策的表演。



何家明用电棍指着江策,“快点,听到没有?”



江策还是一如既往的保持平静。



外界的纷纷扰扰,根本无法打扰他一丝一毫,他的情绪似乎永远不会受到干扰。



何耀龙不耐烦的说道:“看来,有些人就是不懂什么叫做弱肉强食。他不肯做,就逼着他做!”



“是!”



何家明领着保安朝江策走了过去。



三米。



两米。



一米!



就在他们进入江策身边一米范围之内,也看不到江策有何动作,就听到一声巨响,两名保安瞬间飞了出去。



嘭、嘭两声,两名保安重重的摔在地上,口吐鲜血晕死过去。



这......



现场顿时鸦雀无声。



“刚刚发生了什么?”



“不知道,一瞬间两个人就飞了出去,晕死过去。”



“变、变魔术吗?”



何家明咽了口唾沫,恐惧感袭上心头。



“这货是怪物吗?”



“你们几个,一起上!”



几名保安互相看了一眼,同时冲了上去,拿着电棍朝着江策的头上砸了过去。



江策一挥手,一阵罡风硬生生将几人同时震开。



然后,他猛然抬脚,残影闪过,每个保安的肚子上都中了一脚,砰砰砰砰砰,连续的响声传来,眨眼之间,所有的保安都躺在地上口吐鲜血。



有几个肋骨都断了好几根,躺在地上痛苦挣扎。



再也没有人笑的出来了。



他们开始明白,被这种人记上黑名单的后果会有多严重。



江策走到了何家明的身边,手搭在他的肩膀上,吓得何家明双腿颤抖,当场就跪了下来。



“大哥,我知道错了,你别打我。”



“我跟江陌关系可铁了,我们还经常一起喝酒来着。”



“策大哥,你就饶了我吧,饶、饶了我。”



江策轻笑一声,手在何家明的肩膀上拍了几下,每一下都吓得何家明一个激灵。



“好好珍惜生命。”



江策转身走向大门,所有人自动让开路,没有一个人敢上去拦阻的。



看到江策离开,何家明长出一口气。



随即,他站起身阴笑道:“江策,今天你没弄死我是你最大的错误,你不会再有下次机会了。”



......



江策走出大门,程海立刻迎了上去。



“大少爷,你没事吧?”



江策微笑着回答道:“当然没事,我这不好好的出来了吗?”



“那就好,那就好。”



“程叔,这里不宜久留,你先回去,有空我去找你。”



“行,我就先走了,大少爷你多保重。”



程海离开后,江策独自一人来到马路上,一辆黑色的轿跑停在了他的面前。



开门,上车。



沐阳一看了眼车后座的江策,不解问道:“老大,为什么给他们三天时间?以你的能力,今晚就能一个不留,全都做掉。”



江策不答反问:“你知道猫为什么抓老鼠吗?”



“吃?”



“不。”



“猫并不吃老鼠,之所以抓老鼠,是为了享受玩弄老鼠的过程。这期间,老鼠既知道自己肯定会死,又无法从猫的爪下逃跑,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苦苦挣扎。”



“人,只有在明白自己肯定会死,想尽办法求生,最后发现根本没有生路的时候,才会产生绝望跟痛苦。”



“太轻易弄死他们,根本不算惩罚。”



“我,要他们绝望。”



第3章



沐阳一轻笑一声,他了解江策想要做什么。



“对了,老大,我刚接到上头的通知。”



“说苏杭、芹漠、汇海三个区将会合并,统称为江南区,由您出任总负责人。”



“老大,这可是一块肥差啊。”



江策看着窗外,“现在的我,对这些没有兴趣,走吧。”



“额,要去哪里?”



江策想了想,“既然都回来了,就回一趟家吧。”



半个小时后,车子缓缓停下。



江策让沐阳一先行离开,自己走进了名苑小区,走向了一栋稍显老旧的叠层别墅。



咚咚咚,他敲了几下门。



“谁呀?”



开门的是一个中年妇人,也是江策的岳母——苏琴,在看到江策之后先是愣了几秒,随后开心的说道:“哟,江策,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刚回来不久。”



“快快快,里边坐。”



弟弟死后,岳母一家成了江策世上唯一的亲属。



苏琴将江策让进屋子,让他坐下,倒了杯水,开心的不得了。



这时,岳父丁启山从里屋走了出来,“谁来啦?”



“是江策,江策回来了。”



“嗯?”



丁启山很不耐烦的瞪了江策一眼,冷哼一声,悻悻的走到桌边坐下。



“江策,你还有脸回来?”



一句话就让屋子里面的气氛变得紧张、尴尬起来。



“老头子,江策刚回来,你这怎么说话的?”



“走开,这里没你说话的份儿,去把梦妍喊下来。”



“诶,好。”



丁启山瞪着江策,直接说道:“你弟弟的事我听说了,现在浸梦科技跟你们江家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吧?”



“是。”



“你外出当兵五年,如今回来,可混到一官半职?”



江策耸了耸肩,“算不上什么大官。”



“就是没混出来咯?也不奇怪,以你的智商跟身手,能混出来才叫奇怪。”



“那你这次回来,打算找份什么工作?”



江策摇了摇头,“暂时还没有打算。”



“呵呵。”丁启山气哼哼的说道:“公司没了,当兵也没混出人样,现在连工作都不打算好好找。你啊,跟废物有什么区别?”



正说着,就听到一连串高跟鞋的声音。



一名女子从楼梯上走了下来。



简单的T恤紧贴着身子,将完美的身材尽情展现出来,下身穿着牛仔短裤,修长而白皙的双腿大方的展露着。



鹅蛋脸、高鼻梁,一头乌黑的长发如同瀑布般倾泻而下,披在肩膀上。



倾国倾城,闭月羞花。



“爸、妈,你们喊我?”



“嗯,过来坐,江策回来了。”



丁梦妍愣了几秒,看着眼前这个熟悉而陌生的男人,内心五味杂陈。



她跟江策虽然是夫妻,但结婚后不到一个月,江策就去了西境当兵,这一走就是五年,丁梦妍守了五年的活寡。



如今江策回来了,她一时之间竟不知该怎么面对他。



丁启山说道:“江策,你也看到了,我女儿论模样论身材,都是一流的,比电视上的模特还要出色。每天不知道有多少男人上门求亲,但就是因为你,她不得不守活寡!”



“爸,干嘛说这个?”



丁启山继续说道:“我跟你爹从小玩到大,老同学老朋友,他一手创建浸梦科技,做的有声有色,我们丁家也是事业上升期。当初我想着强强联合,才将女儿嫁给你。”



“现在,你爹失踪,你弟弟自杀,浸梦科技已落入他人之手。而你,五年当兵混日子,一点成绩都没有。如今的你,没钱没势,你自己说,你配得上我女儿吗?”



屋子里面死一般的安静。



每个人的呼吸都很重,没有人说得出一句话。



片刻之后,丁启山说道:“别说我现实,人生就是这么残酷。原本我是打算等你一回来,就让梦妍跟你离婚,但看在我跟你爹几十年交情的份儿上,决定给你一次机会。”



“半年,我就给你半年时间。”



“如果半年内,你能混出个模样,不求你大富大贵,至少混到个科长、总监什么的,我就还让你当我的女婿。”



“否则的话,收拾东西滚蛋吧。”



“我说得出做得到。”



丁梦妍跟苏琴的脸色都很难看,她们母女对于江策的恨意其实并没有那么深,江策刚回来就把话说得这么难听,实在叫人为难。



丁启山站起身来,“刚接到通知,我得回部门开会,先走了。”



苏琴问道:“可是待会儿家宴就要开始了,你不去了吗?”



丁启山摇了摇头,“不去了,刚接到消息,苏杭、芹漠、汇海三区合并,要来一位新的领导。我得赶紧回市里部门开会,商量如何迎接新领导。这件事不能有一点差错,这可关系到我们丁家的未来,更关系到我以后在市里能不能爬的更高。”



“其他部门的人肯定也盯着这件事,我不能让别人捷足先登。”



“老头子那里,就替我解释两句。对了,江策,你既然回来了就跟着梦妍去参加家宴吧,也好长长见识。”



丁启山披上外衣,匆匆离开了家门,去商讨该如何迎接新领导的事情。



屋子里面,苏琴安慰江策:“策啊,你也别太难过,只要你好好努力,启山他就不会说你了。”



“知道了,妈。”



随后,江策坐上了丁梦妍的车子,朝着沁源酒店的方向开去。



今天是丁家一年一次家宴的日子,家族里面有头有脸的人都会参加。



一路上,江策侧着头看着窗外的景色,一句话都没有。



他们虽然是夫妻,但真的一点也不熟。



丁梦妍误以为江策还在生气,淡淡说道:“你也不用太伤心,我爸他就那个脾气。其实他说的对,如果你一直这么混下去,你自己觉得合适吗?”



“你的年纪也不小了,至今一事无成,你总不能让我们家养你一辈子吧?你还算个男人吗?”



江策依旧无动于衷,脸上的表情没有丝毫变化。



丁梦妍有些生气,叹了口气,“无药可救。”



在快要达到沁园酒店的时候,丁梦妍提醒道:“待会儿进去之后,你少说话。如果有人对你说了难听的话,就笑一笑算了,别太计较,知道了吗?”



第4章



进了酒店大厅,只见一桌桌的上等酒宴已经摆的整整齐齐。



来往之人穿金戴银,一身华贵的衣服。



人们端着酒杯,相谈甚欢。



丁梦妍领着江策来到了大厅尽头正中间的一张桌子前,对着一名老者笑着喊道:“爷爷!”



此老者正是丁家现任家主——丁仲。



他眯了眯双眼,“哟,梦妍你怎么现在才来?可把爷爷给等的急死了,快快快,坐下。”



再一转头,看到丁梦妍身边的江策,疑惑的问道:“这位是?”



丁梦妍低了下头,底气略有不足的说道:“他就是我的丈夫,江策。”



“哦?”



丁仲上下打量着江策,说道:“听说你出去当兵了,没想到今天回来了,来,坐下吧。”



“谢谢爷爷。”



江策刚坐下,桌子对面的丁丰成阴阳怪气的问道:“妹夫,你这出去五年,混得不错吧?”



“一般般。”



“是吗?那你回来的时候,有专车接送吗?”



“我不喜欢那些繁文缛节,省去了。”



丁丰成笑了,“繁文缛节?哈哈,你能别装了吗?军队里面的事情都是定好的,岂是你说省就能省的?你该不会是能力不足,被辞退下来的吧?”



桌上众亲戚都戏谑的看着江策,眼神中多有瞧不起的味道。



江策没多说什么。



丁丰成却误以为江策被戳中心事,无话可说,继续阴阳怪气的说道:“不过没事,你们江家还有浸梦科技,就算你混的再不好,回来也不会饿死。”



提到这件事,江策的脸色略微有了些变化。



丁梦妍更是生气。



浸梦科技的事情闹得满城风雨,丁丰成不可能不知道江陌跳楼自杀的事,他当众这么说,就是要羞辱江策。



其他人‘好意提醒’道:“丰成你说什么傻话了?浸梦科技早就是人家何耀龙的了,关江家什么事啊?”



“哦哦哦,对。”丁丰成看着江策,阴笑着说道:“对不住啊,我记性不好,忘了。”



他拍着胸脯说道:“不过你放心,就算你混得不好,公司也没了,一样饿不死。我这个当二哥的,肯定会照顾你的。我看你体格还算不错,要不然,就来我的公司里头当个保安或者门卫,我给你一个月开六千块的工资,怎么样?”



“够了!”



丁仲低喝一声,让丁丰成闭上了嘴巴。



“大家都是一家人,以后说话多注意点。”



他又看向江策,“江策,你现在的状况不是很好,我希望你能多努力,迎头赶上。否则的话,以后的家宴我看你就没有必要来了。”



丁丰成等人乐呵呵的看着江策出丑。



丁梦妍脸色惨白,她的人生中从来没有哪一刻如此丢脸过。



至于江策,却早已恢复了平静,脸上看不出丝毫的愤怒跟难过,似乎别人说的话都跟他没有关系。



丁仲看了他的样子,气得拍了下桌子,“孺子不可教也!”



这时,酒店门外传来一阵阵的鸣笛声。



十多辆白色宝马车组成一列长队,开到了酒店门口,中间一辆车更是价值超过百万的银黑色宾利,彰显着身份的高贵。



“大姐跟姐夫来了!”丁丰成开心的站了起来,同时不忘回头讽刺江策一句:“姐夫也是当兵回来,你看看这排场、这架势,同样是当兵的,怎么差距那么大了?还说什么不喜欢那些繁文缛节,呵呵,你倒是想喜欢啊,有人搭理你吗?更别说车队接送了!”



“别废话了,跟我去接你大姐跟姐夫。”



丁仲起身朝着门口走去,其他人纷纷起身跟了上去,能让老头子亲自去迎接,可以看出对方身份的高贵。



来到门口,丁仲站定身子。



宾利车门打开,丁紫玉挽着丈夫唐文末的胳膊,从车上走了下来。



“爸,您怎么还亲自来接了?真是折煞我也。”唐文末粗声粗气的说道。



“哎,你可是战域副统,我一介老百姓出来迎接不是应当的吗?”



“爸你可别这么说,赶紧的,进屋吧,别冻着了。”



“走,进屋。”



一行人将唐文末围在中间,众星捧月般迎进了屋子里面。



“来,文末、紫玉,坐到我身边来。”



老头子非常高兴的将唐文末、丁紫玉迎到了身边,脸上时刻挂着笑容,跟刚刚对待江策的态度犹如天壤之别。



一张桌子十个座位,由于一开始并没有想到江策会来,所以缺了一个位子。



“哟,差一个座位。”丁丰成说道。



丁仲随意扫了一眼,淡淡说道:“江策,你先站着吧,待会儿再让服务员给你搬把椅子。”



他语气平淡,根本就没把江策放在眼里。



一旁的丁梦妍气得捏紧了拳头,却又无可奈何。



江策苦笑一声,起身站在桌子旁边。



丁仲跟唐文末有说有笑,不停的询问着最近的状况,刚刚对江策可是一句关心的话都没有过问。



差距可见一斑。



谈了一会儿,大姐丁紫玉指了指江策,说道:“小妹,这位就是你那外出当兵的丈夫——江策吧?”



“嗯。”



“话说,我还是第一次见到,怎么也没人给介绍一下啊?”



丁丰成笑着说道:“介绍啥啊?家族垮台、当兵失败,连份工作都没有,还得靠我们丁家养着。这样的窝囊废有什么可介绍,只怕会污了大姐你的眼睛。”



“哦?这么惨?”



丁紫玉心里很爽,从小到大她样样不如丁梦妍。



成绩比不上,样貌身材更是差距巨大,处处被丁梦妍压着,现在总算找到机会出口恶气。



她挽着丈夫唐文末的胳膊,娇滴滴的说道:“老公,你不也是当兵的吗?看在大家同样是当兵的份儿上,要不,你在战域给他找份活儿?”



唐文末眉头一皱,“开什么玩笑?战域是什么人都能进去的吗?特别是我们战域,没有一定的级别,你根本不够格进入。”



转回头,唐文末打量一眼江策,问道:“你现在是什么军衔?”



江策淡淡说出四个字:“修罗战神。”

猜你喜欢

水蒸气收割机,从稀薄hollywooddish灌篮高手之冬日烽烟的空气中抽出创纪录的饮用水

干净的水到处都是,几乎比您想像的要多-大部分时间它在空中漂浮。当然,它不是特别适合饮用,但现在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应用物理实验室(APL)的研究人员发现了可以从空气中收集大量水的

2020-02-17

《兴化两字俗语趣血战到底2013刺杀玫瑰全集谈》:裈子、​勤繁

《兴化两字俗语趣谈》23、24裈子与鲲子在外地的一位兴化老汉到商店购买“裈(kūn)子”,转了一圈没发现,便询问服务员:“小同志‘锅’有‘裈子’卖啊?”服务员暗笑,答道:“大爷

2020-02-17

死亡之组终归只是个噱维普通达头,中国女麻雀要革命2排实力无论面对谁,都能赢下吗?

不能说无论面对谁都能赢下,而应该说无论面对谁都有信心赢下才对,毕竟竞技体育没有那么多的绝对,无论自身实力多强大都应该认真地做准备,都应该放低自己,战略上藐视对手,战术上重视对手

2020-02-17

对联如沉没的挖掘场何鸿雁传郑洁胸围情

从前有一个商人,家境殷实,因为经常需要外出经商,所以无暇顾家。为了不耽误年幼的儿子学业,他便给儿子聘请了一个先生,专门住在家里教他儿子。这位先生是一个穷秀才,因为家境贫寒,所以

2020-02-17

伊哈洛抵达曼彻斯监督者埃卓凯丝美丽港特 恩师弗洛雷斯寄语:尽快度过适应期

北京时间昨晚,刚刚以租借形式加盟曼联的伊哈洛抵达曼彻斯特。从当地媒体拍到的照片来看,尼日利亚球星笑容满面,显然对再度开启英超之旅充满期待。对于这次租借,伊哈洛的恩师,同时也是前

2020-02-17